欢迎访问:色和尚爱瑟瑟在线视频-色和尚影院久久爱瑟瑟-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肉欲之战

肉欲之战


  在萨法斯城外西南方不远处,有着一座名为「白雪」的小山,再每年的十至
十二月间,白雪山上一种名为「银禾」的植物便会开满银白色的五瓣小花,一眼
望去,满山遍谷的银白色小花,就好比白茫茫的雪地一般,好不美丽。

  白雪山深处,一处不起眼的幽谷内,一道倩影正在佈满木桩的空地上来回穿
梭着,手中那把闪着银色光芒的锋利长剑,在空中舞刺着,所到之处开满了朵朵
银白小花。

  「嗖!嗖!嗖!嗖!」四声响起,四只羽箭从四个不同处破空而来,少女不
慌不忙的持剑,迎向朝着眼前飞射而来的羽箭,「噹!」的一声,少女已剑身挡
下了第一箭……

  尾随而来的第二箭,已着刁钻的路线射向少女的脚踝,少女跃身一跳,轻松
避开了第二箭,然而真正的厉害的却是那远本以为射偏了的第三、四箭,射箭者
彷彿早已知晓少女必会跃身闪躲第二箭一般,那略高的二箭笔直得朝着空中少女
的眼睛及腰部飞去。

  危险逼近,少女的脸上却没有丝毫害怕的情绪波动,依旧是那么的冰冷,握
紧了手中的长剑,长剑在半空中回转划出刺目剑晕,不费丝毫力气,那两支逼命
的羽箭已经被削成两段,落在地上。

  长剑一扔,少女迅速的从身后取出一把雕刻异常精细的碧绿色短弓,取箭搭
弦射出,一眨眼的时间,四只去了箭头并包上白布的羽箭破空而出,朝着偷袭者
的位置而去。

  「啊!啊!啊!啊!」四声惨叫声同时传出。

  「拍!拍!拍!」响亮的拍掌声从空地旁一栋木屋内传出,只见从屋内走出
来的霸天,正对着少女称赞,道:「心兰阿!想不到你进步的如此迅速。」

  四位在木桩边的偷袭者一见团长出来,也各自捂着痛处从一旁走了出来,齐
声道:「团长好!」

  虽然铁心兰用的是没有箭头又包上白布的箭矢,是不可能受伤的,不过痛还
是会的。

  一见到霸天来到,铁心兰那原本冰冷的表情,瞬间融化了不少,露出了灿烂
的微笑,她喜道:「乾爹你怎来了,你不是在教导炽羽《擎天诀》吗?」

  原来这名少女便是铁心兰,但为何他的心性会有如此的转变,又为何会叫霸
天乾爹呢?这一切的一切都得从一年多前说起。

  尾随霸天而来的铁心兰,也因霸天的关系,一起住进了翠竹居,住进翠竹居
的铁心兰不知为何的终日把自己关在房间之中,不管霸天也好、炎舒儿也好又或
者是炎炽羽软硬兼施的规劝,她始终不肯踏出房门一步。

  但时间是可以改变一切的,随着相处的时间增加,铁心兰也渐渐感觉到霸天
等三人,对於自己那发自内心的关怀后,铁心兰终於逐渐踏出心中的阴霾,开始
去接纳他们,也开始得跟他们有说有笑得起来,不过在外人面前,她依然是那副
冷冰冰要理不理的表情,后来她因霸天的一场玩笑,认了霸天为乾爹。

  (你问我什么玩笑?为何不说呢?……不是我不说,而是这说来话长,为了
不霸佔篇幅,所以就此省略,更大的原因是因为……我懒嘛。)

  至从认了铁心兰为乾女儿,在「儿子」与「女儿」的孝顺下,霸天整日笑得
合不拢嘴,而且他也发现铁心兰虽然丝毫也不会武学,但由於出生於多塔多大平
原,这天然狩猎场的原因使得小小年纪的她有着不平凡的箭术,更令他吃惊的是
她对於武学的领悟力丝毫不输炎炽羽,也兴起了他想培养铁心兰的心。

  看着铁心兰的转变,霸天欣慰的道:「炽羽的《擎天诀》修练的差不多了,
唯独最后一个阶段还无法修练。」

  顿了顿,霸天忽然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他又道:「这最后一个阶段,练不
练得成,这得靠你阿!」

  铁心兰当然知道,霸天所讲的这最后一个阶段为何物,她红着脸,嗔道:
「讨厌!乾爹,我不跟你说了,就只会调侃人家。」

  霸天哈哈大笑道:「好了!好了!不糗你了,其实乾爹是想跟你说,炽羽从
明天开始就会上山来,开始接受佣兵训练了。」看着略带羞意的铁心兰,霸天又
忍不住调侃道:「炽羽可是我从小看到大的,他绝对会是位好夫君地,不过他从
小就好色的要命,以后风流帐可能不少,心兰你得可小心点唷。」

  听到霸天讲得如此露骨,铁心兰这下羞的只希望立刻挖个洞躲起来。

  对铁心兰而言,起初她只把炎炽羽当成是她弟弟而已,但至从无意间从喝醉
酒的霸天口中得知炎炽羽其实是名孤儿,而此时的炎炽羽又因修练《擎天诀》有
了巨大的转变,身世加上转变,使得炎炽羽进入了铁心兰芳心的最深处,不知何
时地,她竟然喜欢上了这比他小上一岁的炎炽羽。

  在迎春阁内,一名年约十四、五岁的少年,正在翠竹居前的空地练武着,那
赤裸的精壮上身佈满了汗水,飘逸的长发再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漆黑无比,将近一
米八的身高、宛如石雕般的俊俏脸孔,幽黑且深邃的眼眸,使人彷彿陷入泥沼一
般,久久不能自拔。

  一道宛如银铃般的声音,从翠竹居内传出:「羽儿阿,练这么久了,休息一
会吧!」

  这名少年竟是炎炽羽?才过一年半载的时间,为何炎炽羽会有如此巨大的变
化呢?他不是一名只有七、八岁的小童吗?

  其实,前天晚上炎炽羽才刚过完十四岁的生日,但又为何之前会是七、八岁
的小童样呢?这可要怪他自己贪吃了。

  在炎炽羽七岁的那一年,有一天他无意间救了一名受了伤的矮人,在那名矮
人伤好离开之时,为了报答炎炽羽的救命之恩,矮人送给了他一颗漆黑无比的果
实,要他以后若有任何问题,可以拿着果实去矮人谷找他,再离开之时,也千交
代万交代的吩咐他不可将果实吞之。

  岂知在矮人离开后,炎炽羽竟然无听矮人的吩咐,一口将果实吞下,也就由
那一刻起,炎炽羽的身体彷彿被压抑了一般而停止了成长,使他一直保持在七岁
时的样子。

  起初,众人也没发现异样,但八岁、九岁、十岁过后,众人逐渐发现炎炽羽
那完全没有成长的变化,众人慌了,便开始追问炎炽羽是否发生了什么奇特的事
情?

  炎炽羽想了许多自认是奇特的事,良久他才想到黑色果实的事情,於是他就
将救了矮人并吞了黑色果实的事讲了出来,还好当时霸天在场,霸天年轻时曾去
过一次矮人谷,因此他一下就听出了那是矮人谷的特产—矮人果。

  矮人果,虽然长的不上相,却是汁多味美,但凭它的美味也应该风靡於光之
大陆了,但为何没有呢?其实矮人果虽然美味,但它却有一种毒素,这种毒素对
於矮人族来说或许不算什么,但对於其他种族而言却是利害至极,这种毒素一但
进入体内,便会开始破坏那提供成长所需要的激素,使人完全停止成长。

  听到霸天的解说,众人终於明白了,对於炎炽羽长不大的事情,众人虽然苦
恼,但在没解救办法之下,只要他能快快乐乐的度过此身,长不大就长不大了。

  然而这一切却又因炎炽羽修练了《擎天诀》后起了变化,他发现至从他完成
第一阶段后,原本因矮人果破坏而停止成长的身体竟然又死灰复燃了,而且就好
像要将这么多年来累积的成长激素一次爆发一般,炎炽羽的身体竟然快速的成长
着,直到了恢复身为一名十四岁少年该有的一切后,才停止了变化,但不知道是
否是成长过头了,炎炽羽这急速成身后的身高竟然比一般十四岁该有的身高还要
高上许多。

  霸天对於这诡异的现象一直无法解释,唯一的解释就是《擎天诀》原先就是
一本无法解释的书,所以修练当中发生的事,理所当然的也无法解释了。

  炎炽羽从小就一直是名小帅哥,但至从修练《擎天诀》后又因急速成长的关
系,变的更加俊美了而且似乎拥有了一种近乎邪异的奇特魅力。

  萨法斯城内一些自认「国色天仙」的贵族小姐也因此纷纷自告奋勇的要来与
炎炽羽交往,可那知一向好色无比的炎炽羽竟然一一拒绝了,原因无人知晓,这
件事后来竟然成为萨法斯城内的十大异事之一,当时可是跌破一堆人的眼镜哩!

  炎炽羽接过炎舒儿递过来的毛巾,将脸上及身上的汗水擦拭乾净,笑道:
「娘,你找我有事吗?」

  炎舒儿摇了摇头,她不发一语的只是静静的看着炎炽羽。

  就这样两人大眼瞪小眼的,足足互看了十来分。最后还是由炎炽羽打破了这
个僵局。

  他道:「娘?你没事吧!」

  炎舒儿露出了笑容,摇头道:「羽儿,你从小就崇拜你乾爹,一心想成为像
你乾爹一样的人物。」看着炎炽羽双眼那崇拜的炽热火焰,炎舒儿继续道:「娘
知道,你将来有一天必定能像你乾爹一样翱翔於这块大陆,但娘希望,不管哪个
时候,你千望不可忘记你那份赤子之心。」

  虽然不明白炎舒儿说这些的用意如何,但炎炽羽还是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明白就好,早点休息吧!明天开始你可有的累了。」说完,便朝着迎春阁
后门走去。

  话虽如此,但炎炽羽还是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翌日,白雪山中,一名少年口里哼着不知名小曲,正悠闲的走在那因人烟稀
少而日渐荒废的登山步道上,步道的尽头是一处罕有人知的清静幽谷。

  少年嘴角露出了微笑,道:「终於到了。」

  幽谷内传来阵阵的金属撞击声以及叱喝声,少年快步的走了进去,只见眼前
无数位穿着刻有炎狮标志的轻铠,手里拿着各式各样的兵器,正互相较量着。

  原来这处,便是炎狮佣兵团的总部,同时也是训练之处。

  练习中的佣兵,一见炎炽羽前来,纷纷停下了手,齐喊道:「少团长。」

  「少团长?我?」对於这数位佣兵的称呼,炎炽羽感到相当的莫名其妙。

  「炽羽!别怀疑,他们口中的少团长正是你。」

  炎炽羽朝着发话的声音望去,只见从那群佣兵当中走出了一位,有着一头耀
眼金发的中年男性,只见此人长相斯文,颇有读书人的气质。

  看到来人,炎炽羽笑道:「雷格诺叔叔,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注:雷格诺,炎狮佣兵团的副团长,素有智脑之称。)

  雷格诺笑道:「你看叔叔我像是在跟你开玩笑吗?」

  炎炽羽摇了摇,毕竟以他对雷格诺的了解,他不是那种会开玩笑的人。

  雷格诺续道:「那是团长的意思,为了让你早点学会如何带领佣兵,所以他
由这次新进的人员中挑了二十五名素质较佳的人,将与你一起接受特别训练。」

  听完雷格诺解释,炎炽羽奇道:「特别训练?不是跟大家一起训练吗?」

  雷格诺摇了摇头,诡异的一笑,道:「不,这特别训练可是团长为你量身订
做的。」

  看到雷格诺那宛如恶魔般的笑容,炎炽羽打了个冷颤,心里将霸天体无完肤
的彻底骂了一遍。

  看着炎炽羽一直碎碎念,雷格诺,道:「团长就在小屋内,有什么意见你去
跟他说吧!」

  一走进小屋,只见霸天与铁心兰正坐在椅子上,品尝着一种名为「维亚」的
饮料。(维亚一种以银禾的根部酿造而成的饮料,酸中带甜,入喉微苦,色呈乳
白。)

  「炽羽!你的手怎么了?」就在炎炽羽进屋时,眼尖的铁心兰,忽然瞄见他
双手上缠绕的白色的绷带,她慌张的跑了过去,焦急的问道。

  见铁心兰如此慌张,他心中一暖,笑道:「没事的。」

  他缓缓的解下双手上的绷带,顺着绷带一圈一圈的脱落,最先露出来的是两
块透明无瑕的菱形水晶,直到绷带完全的除去,铁心兰这才看清楚那两块菱形水
晶竟是完全镶入炎炽羽双手的手背当中。

  铁心兰伸出手来,疼怜的抚摸着炎炽羽左手背上的菱形水晶,她道:「这是
怎么回事?会痛吗?」

  炎炽羽轻声,说道:「我不知道,至从修完《擎天诀》第三阶后,它便出现
了。」

  铁心兰好奇的细看水晶,只见水晶内闪烁着红、蓝、青、褐、银这五色的流
光,忽隐忽现。

  霸天想了想,忽然道:「我想,那水晶或许是元素结晶体,从前我曾听过有
人如此一说,当元素密度浓密到一定的程度,就会产生结晶化的现象,不过这个
论点一直没有被证实的一天,毕竟连最高级的圣煌魔导士也没那么高的魔力,聚
集如此高浓度的元素。」

  语毕,霸天忽然看到两小的眼睛直瞪瞪的看着自己,他笑道:「别这样看着
我,是不是元素结晶体,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那东西对炽羽而言,有益无
害。」

  炎炽羽点了点头,道:「我想也是。」

  顿了顿,语气一转,诚恳的续道:「那个……乾爹,我看我跟其他佣兵一起
训练就好,何必,嘿—嘿—!你知道的嘛!」

  霸天露出一个不舍的苦笑,说道:「你想说什么我当然知道,想不接受特别
训练也可以,我看我让洛天来教导你好了,至从他上次见你一面后,就一直拜託
我,让你拜他为师呢!」

  「…………」

  「……」

  忽地,炎炽羽抬头挺胸,一副似死如归的表情,道:「乾爹!何时开始特别
训练?」

  「就明天吧!今天放你们一天假。」霸天站了起来,朝着木门走去,直到背
对炎炽羽这才露出了个胜利的微笑。

  炎炽羽与铁心兰,两人漫步在佈满银白小花的树林间,欣赏着四周的奇景。

  一路走来两人未曾说过一语,气份尴尬至极,毕竟两人不曾单独相处过,虽
然两人心中互存爱意,但要叫生性冷漠的铁心兰说出这话可比杀了她还困难,不
过一向好色的炎炽羽竟然也说不出口,这可叫人匪夷所思了。

  按奈不住的炎炽羽最后还是开口了,「心兰,你当真也要接受乾爹的特别训
练?」

  铁心兰道:「嗯,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我心意已决。」

  看着铁心兰那坚定的神情,炎炽羽无奈的,说道:「但,那将会非常辛苦的
啊!」

  铁心兰道:「嗯,但为了铁氏村的人,在苦我也会承受下去的。」

  炎炽羽知道虽然她以走出了阴霾,但那段悲惨的过去她是不可能忘记的,他
下意识的握紧了铁心兰纤细的小手。

  铁心兰也没拒绝的任他紧握住自己的手,感受着炎炽羽那略带粗操的手所传
来的炽热。

  突然,毫无预警的西北方传来「轰」的一声巨响,两人抬头一看,只见远在
西北方的多玛塔尔山脉,佈满了雷云,雷电交加,就在两人思索着究竟发生何事
时,原本晴朗无云的天空,忽然乌云密佈「哗啦」的一声,下起了大雨。

  雨是越来越大、越来越急,就在两人皆成落汤鸡之时,炎炽羽发现眼前有一
山洞,二话不说的,拉起了铁心兰,直奔山洞而去。

  两人坐在洞内,百般无聊的看着这不知道何时才会停止的大雨。

  炎炽羽回头一望,本来只是要问铁心兰是否会冷,但一转头却被眼前景象所
迷住,看得目不暇及,只见铁心兰的衣服因雨水的关系,将她那惹火的娇躯曲线
暴露了出来。

  铁心兰正奇怪,为何炎炽雨会以那充满情欲之火的双眼,紧盯着自己瞧呢?
她顺着炎炽羽的视线往下一看,这才发现自己早已原形暴露。

  话虽如此,不过铁心兰却没加以遮掩,她羞得低下了臻首,娇嗔道:「小色
狼。」

  铁心兰的害羞样,看得炎炽羽口水直嚥,此时的他已顾不得什么了,他伸出
了双手将铁心兰拥了怀内,低头吻着了铁心兰那娇滴滴的双唇。

  起初铁心兰还极力地抵抗着,但不论如何也摆脱不了炎炽羽的强力怀抱,渐
渐的她的抵抗越来越小,到了最后完全失去了抵抗,从先前的惊慌失措到热情回
应,她的双手不自觉的抱住了炎炽羽。

  炎炽羽吮吸着铁心兰的香津,舌头在她在嘴内,挑逗着她的香舌。两人的舌
头不断的纠缠在一起,当炎炽羽把舌头从她的嘴里退出来时,铁心兰的香舌却突
然如灵蛇一般钻入炎炽羽的口中,两人的舌头又纠缠在一起了。

  炎炽羽的双手慢慢下移,握住了铁心兰那坚挺的双峰,隔着衣服挑逗着那嫣
红的小蓓蕾,随着炎炽羽的挑逗,铁心兰的呼吸逐渐的急促了起来,渐渐的她也
陷入了情欲之中,娇躯拼命的扭动着和炎炽羽互相摩擦,香舌更是在炎炽羽的嘴
内缠绵着,两人的衣服在互相帮助下,缓缓的落下。

  看着眼前的洁白胴体,炎炽羽感觉到自己体温似乎随之不断上升,浑身被一
种躁热感所包围着。

  「羽,要了我吧!」铁心兰情动的说着,情欲似乎战胜了她的矜持,使她脱
口而出。

  「心兰……」炎炽羽轻唤着她的名字,低头去含住了她的乳尖,轻咬着铁心
兰如缎般的肉嫩肌肤,感觉着口中的小蓓蕾变硬、发胀,口里虽忙,但双手却也
不孤单,揉捏着那弹性十足的丰满椒乳,一只手更是悄悄的往下滑动。

  掠过了那长着茵茵芳草的草原,调皮的手儿已经滑入那微微湿润的玉户,手
指拨弄着玉户内的豆子,随着炎炽羽的拨弄豆子逐渐的鼓起胀红。

  「啊……羽………」铁心兰微启的唇瓣浅浅逸出低沉的娇吟,炎炽羽抬起头
来,看着铁心兰那泛洪的玉户,他将铁心兰的双腿缓缓的分开,握着那早已昂首
挺立的阳根,慢慢的逼近。

  「啊!」那破瓜的剧痛,使得铁心兰发出了叫声,晶莹的泪珠更是从眼角滴
落了下来,炎炽羽心疼的吻去她脸庞的泪珠,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心兰,忍
着点一会就好。」不时的伸出舌来挑拨着她的耳垂,双手也随即攀上了双峰轻揉
着,希望藉由爱抚以转移她的疼痛。

  过了许久,看着铁心兰那紧扣的双眉,舒展开来,他知道痛楚一过,他缓缓
的抽插了起来。

  铁心兰愉悦的呻吟着,炎炽羽将他偷窥时所学,一一的用在铁心兰身上,从
一开的轻吟,随着炎炽羽的动作越来越大,铁心兰呻吟声也越来越大,发出的声
音更是语无伦次了起来。

  「啊……羽……好美……好胀……」嗅着铁心兰身上的幽香,炎炽羽猛一提
气,阳根是越插越深,每下都直及着铁心兰的花心,铁心兰也开始下意识的扭动
香臀,配合炎炽羽的动作,玉户内紧窄的肉壁像有吸力一般,吸附着入侵者,不
时剧烈蠕动。

  看着因剧烈动作而上下晃动的椒乳,炎炽羽心中一动,低头伸出舌来挑逗着
上面的小蓓蕾,又或是轻咬着。

  「啊……呀……好棒……好美……羽……啊……不行了………」似乎是受不
了新的刺激,没有挨多久,铁心兰蓦地发出一声销魂的尖叫,美目紧闭,娇躯剧
震,肉壁产生强力挤压,大量的蜜汁倾泻而出,纷纷击打在炎炽羽的阳根上,竟
是已经达到高潮了。

  在铁心兰达到高潮的同时,炎炽羽也将他的阳精射入了她的花心内。

  「啊……羽……好烫……啊……」炽热的阳精使得铁心兰又达到了一次小高
潮。

  事后,铁心兰娇喘着趴在炎炽羽身上,埋首在他怀内,小手在他胸部上画着
小圆,她柔声道:「羽,谢谢你。」

  炎炽羽低头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笑道:「谢我什么呢?」

  铁心兰抬起头来,看向他的眼神里,竟是浓浓的情意,「要不是你,或许我
现在还沉近在悲痛之中。」

  「小傻瓜。」

  铁心兰娇嗔道:「我可比你还大啊,什么小傻瓜。」

  「是!是!是!大傻瓜。」

  铁心兰白了他一眼,细声道:「羽,凭你出众的外貌与才华,将来一定还会
有许多女子爱上了你,我不奢求什么,只希望你心中能有我,不要弃我而去这就
够了。」

  炎炽羽拍了一下铁心兰的粉臀,正严道:「我不许你这样说,凭我的好色个
性,或许正如你所说,我的将来将会有许多女人,但你将会是我炎炽羽一生中最
至爱的一位,我的兰儿。」

  听着炎炽羽的深情告白,铁心兰情动的献上深深一吻。

  於似乎洞内又掀起了新一轮的肉欲之战。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拱手相送黄帮主 下一篇:重复贴 请删除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